• <table id="oomq2"><noscript id="oomq2"></noscript></table>
  • <option id="oomq2"><noscript id="oomq2"></noscript></option>
  • <bdo id="oomq2"><center id="oomq2"></center></bdo>
  • 貴州榕江:新農人的直播有點“甜”
    2022-09-22 09:40: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姍姍   
    1

    鄉村干部報網
    微信公眾號

    鄉村干部報網
    官方微博

      易地搬遷戶潘吉端穿著水族服飾直播。

      青年主播楊云在大山里直播銷售當地綠殼雞蛋,6年來,她將幾十萬斤農特產品銷往全國。

      榕江縣粉絲數最高的青年帶貨主播王啟紅在自家后院的梯田上直播。

      在短視頻和直播帶動下,大利村成了網紅旅游打卡地,村寨里的留守老人空閑時織手工藝品,供游客選購。

      晚寨侗寨90后村干部吳幫云穿著侗族服飾在家中的陽臺上,這里也是她的直播地之一。

      48歲留守婦女雷永竹在自家小賣部直播帶貨。

      “這是林下散養雞,雞蛋殼是青綠色的,現撿現打包哦……”中午11點,距離榕江縣城30公里的龍坡山被太陽曬得滾燙,千余只走地雞躲在山林陰涼處一動不動。33歲的楊云扎著俏皮麻花辮,穿著破舊的黑色牛仔褲和解放鞋,穿梭于雞群中找尋移動網絡信號較好的方位直播。她的聲音蓋過了鳥叫蟬鳴,回蕩于山間。1小時的直播時間里,她將100多斤雞蛋銷往北京、浙江、廣東等地,收入200元,“夠3個孩子吃飯了”。

      榕江縣隸屬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因常年氣候溫和、降雨充沛、群山環繞、土層深厚,種植的蔬菜、水果含糖量高,素有“甜甜榕江”之稱。5年來,從未離開過大山的楊云通過直播帶貨讓幾十萬斤的春筍、核桃、西瓜、臍橙等農土特產“走”出大山,帶動百余名農戶增收致富,從3孩媽媽、留守婦女成長為定威水族鄉代言人。

      據榕江縣委副書記、縣長徐勃介紹,作為國家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2021年起,榕江縣率先發展“新媒體+產業”助力鄉村振興,面向非遺傳承人、返鄉創業青年、易地搬遷群眾、留守婦女等開展萬人村寨代言人培育計劃,在全縣范圍內推進短視頻直播掃盲式培訓。截至目前,已孵化短視頻賬號1.2萬余個,培育帶貨團隊超2100余個,其中像楊云一樣的留守婦女占絕大多數。

      記者在榕江縣實地采訪時也看到,她們以稻田、灶臺、大山為天然的直播間,在農忙之余、孩子上學后,或在做家務的空隙,隨時隨地直播。她們中有些人不識字,便拉著同村識些字的搭檔直播。

      “我們成立了新媒體青年協會,鼓勵更多像楊云一樣的留守婦女通過直播鏈接起大山外的世界?!眻F榕江縣委書記禹華宏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大山里的她們通過直播帶貨助力鄉村振興,發揮了“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既能賺些生活費,又能和粉絲交朋友,還能幫助留守老人增收、宣傳家鄉”。

      “村里有多少我就賣多少”

      “三妹開播啦……我們這兒的高山糯米是喝著山泉水長大的,香甜軟糯,我家后院小溪的源頭就是幾公里外的銀洞山山泉水……”9月15日一早,90后苗族姑娘王啟紅照常在家中的陽臺上開啟直播。把村里5000多斤紅辣椒賣完后,這些天她又和村民們收獲了兩萬多斤的糯米,直播也從一天1場增加至3場,她說:“村里有多少我就賣多少?!?/p>

      因在家中排行老三,王啟紅的粉絲們都親切地喊她“三妹”。6年來,她靠著一部手機和一個沾著泥土、邊角破損的手機支架等“裝備”直播超2000場,累計銷售近30萬斤蔬菜及農產品,粉絲數增長近40萬,成為目前榕江縣粉絲數最多的鄉村帶貨主播。

      在2017年“短視頻元年”到來前,離榕江縣城最遠村寨之一的兩汪鄉兩汪村烏計寨已有了短視頻的一絲蹤跡。2016年,緊跟潮流的弟弟告訴王啟紅,“一個短視頻播放量超過1萬就能賺500元”。這對當時每天圍著農活、家務、孩子轉的王啟紅來說,是“弄點生活費”的好機會。

      但拍了幾個月的短視頻,王啟紅非但沒有賺到500元,流量費倒貼了不少,還惹來村里老人的閑言碎語:女人天天不顧家,拿著手機到處拍什么?

      轉機源于一條粉絲私信——三妹,視頻里你們吃的臘肉、蔬菜怎么賣?

      “小時候我和媽媽走20里路去鎮上賣菜,一天都賣不到1塊錢,從來沒想過大山里不值錢的東西能賣錢?!蓖鯁⒓t的疑慮在收到粉絲的轉賬后徹底被打破——家里幾十斤的臘肉都賣出去了。她興奮得凌晨3點就起床打包,等著早晨7點僅有的一趟快遞代班車從家門口路過,“一旦錯過只能等第二天了”。

      2017年起,王啟紅自家的農土特產已滿足不了越來越多的訂單,她開始去村寨里挨家挨戶收黃豆、紅薯、腌魚、腌肉等來賣,還進山挖野生靈芝、香菇、山筍。山里的移動信號弱,王啟紅一次直播流量費高達200多元,只舍得一周直播1小時,直到2018年辦理了寬帶才實現了每天直播。

      兩汪鄉田地數量有限,且多以梯田為主,農產品產量低,種植人力成本高。有些老人種了幾平方米的辣椒,最多也就十來斤的收成,起早貪黑趕到鄉鎮的集市擺攤,“一天也賣不出去多少”。

      而如今,村民們幾乎都有王啟紅的電話,若有要賣的農產品,不論量多量少,只需喊她上門來收即可。有了收入的激勵,村民們還會主動問王啟紅下一年要種些什么,互相借鑒種植技術。去年,王啟紅將村里5000多斤黃豆銷售一空,今年種植黃豆的農戶明顯多了起來。

      在王啟紅的帶動下,她的家人也加入其中,婆婆成為短視頻出鏡“女主”,丈夫和公公負責農產品種植、收售、打包發貨,而她則主要負責短視頻賬號運營和直播帶貨。

      6年來,粉絲們不僅陪伴王啟紅一家從破舊木屋搬進2層半小洋房,也見證著大山里的點滴變化,有些粉絲還主動提出借錢給她蓋新房。在王啟紅心里,粉絲早已如家人一般,“他們是大山的朋友,是他們讓我真正愛上了直播”。

      “全縣的筍都挖完了,還不夠賣”

      “做直播前整天自怨自艾,現在每天忙著找貨源、直播,還要帶直播學徒,飯都沒時間吃,根本沒時間抱怨命運了?!睏钤朴谩安坏貌弧毙稳菟闹辈ブ?。

      當年,楊云的丈夫用一掛炮竹定下了和楊云的親事(苗族的一種婚俗,指男方邀請女方來家做客時,當著村民的面放一掛炮竹宣告訂親——記者注)。倉促的婚姻埋著不幸的伏筆——幾年前,丈夫賭博欠下50多萬元外債后杳無音訊,撫養3個孩子、照顧公婆的重任落在了楊云一個人的身上。

      “相比于上班,短視頻直播的時間更自由,陪伴孩子的時間也更多?!睘榱松?,楊云從2017年起接觸短視頻直播,是榕江縣最早的一批直播帶貨主播之一。一有空,她就自學如何“漲粉”,或騎著三輪車鉆進各個村寨收農土特產來賣,“看到誰家田種得好就去問”。

      元宵節后收的春筍能賣到4月,羊燒筍能賣1個月,8月賣核桃、百香果和李子,9月、10月賣冰糖柑、臍橙、黃金柚和綠殼雞蛋,11月、12月便是賣冬筍的時節……幾年下來,楊云已摸清了全縣應季的農土特產品,與許多種植戶、養殖戶建立了緊密聯系——目前她是全縣唯一一個能拿到綠殼雞蛋貨源的帶貨主播。

      楊云的直播充滿現場感,不僅踩著雞屎直播撿雞蛋,還跟著農戶冒雨進山直播挖筍,“幾乎全縣的筍都挖完了,還是不夠賣”。一場直播下來,有些沒有搶到筍的粉絲仍會拍下商品鏈接,付款后留言“云云,快遞兩根竹子給我吧,下次再搶筍”。

      “今年賣了10萬斤春筍,1萬多斤的羊燒筍??h里還給了我2000平方米倉庫,每年11月起里面就堆滿冬筍?!彪S著榕江直播電商的快速發展,楊云已無須再走街串巷找產品了,她騰出了更多時間照顧家人,培訓返鄉青年、留守老人等學習直播帶貨。

      最近因兒子生病,楊云停播了幾天??臻e時,她就去雷永竹家“講課”。48歲的雷永竹在頭塘村村口經營一家小賣鋪,生意不景氣,因不識字,店鋪的賬總是算不明白。

      “我直播間賣的農土特產都是從楊云那兒拿的,賣出去了才給她錢,也不用記賬?!苯衲?月以來,楊云手把手教雷永竹直播帶貨。如今,雷永竹的精力都放在了經營自己的短視頻賬號上,小賣鋪早已變成直播間的背景。雷永竹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孩子常年在外地,她在村里沒有幾個可以說話的人,現在每天直播和粉絲聊聊天,“生活變得充實、快樂了許多”。

      “兼職直播但全職為家鄉代言”

      “朋友們好,牛癟是黔東南地區特色食物,又叫百草湯,微苦,外地人可能吃不慣?!?月27日一大早,黔東南州人大代表、易地搬遷戶潘吉端去菜市場買了牛肉、牛肚、牛癟湯等食材,滿足粉絲期待已久的牛癟制作直播。

      今年4月前,33歲的潘吉端過著伸手問丈夫要生活費的日子,所有的精力都耗費在家庭和田地里——早上6點起床為一家人做早飯,孩子上學后便開始做家務、干農活,下午4點半接孩子放學,晚飯后還得輔導作業。

      去年,潘吉端萌發了拍短視頻宣傳家鄉的想法,但因缺乏新媒體技術和時間,這一想法暫時擱置,直到榕江縣“萬人村寨代言人培育計劃”啟動。

      “有專人免費培訓,直播時間也很自由,我第一時間就報名了?!弊再~號、拍攝剪輯視頻、操作產品鏈接、學習直播話術……潘吉端僅用了兩個星期增粉1000人,達到了短視頻平臺帶貨的最低標準。第一場直播便成交3單,收入近百元。

      “是主播更是村寨代言人,雖是兼職直播但全職為家鄉代言?!迸思颂寡?,家人一開始擔心直播會耽誤照顧孩子,為打消這一顧慮,她每天抓緊時間做完家務活和農活,還選了最空閑的下午3點直播,“慢慢地家里也就支持了”。

      因普通話不標準,最初直播時潘吉端面對鏡頭難掩緊張情緒,說話總是結巴,直播1小時下來,已是滿頭大汗。如今,經過多場培訓,她已愈發熟練,可以流利地介紹水族文化,還會應粉絲要求走村串戶、探訪傳統村落,進行戶外直播。她的電話卡套餐流量也因此升級到了55G。

      90后村干部吳幫云是寨蒿鎮晚寨侗寨的村寨代言人,相比之下她直播的上手速度更快,幾個月間粉絲從0漲到4600人,最高時一場直播收入超千元。

      “歌聲起,山花開,歡迎你到侗寨來……今天我給大家推薦的是黃金百香果,又叫愛情果,因為很甜?!蓖砩?點,結束一天的村干事務后,吳幫云在自家的木房中準時直播。她梳著侗族盤發,穿著母親親手縫制的侗族盛裝演唱侗族琵琶歌,和粉絲像朋友一樣聊天,介紹侗寨生活的日常。有時,因白天太過勞累,她在直播間一不小心睡著了,粉絲們就耐心等她醒來繼續直播。

      因家庭和工作繁忙,潘吉端、吳幫云等村寨代言人只能兼職直播,她們銷售的產品均來自榕江縣榕易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由榕江縣政府和北京家鄉來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資,在短視頻平臺開設“榕易”小店銷售本地初級農產品和深加工農土特產品,全縣帶貨主播只需將“榕易”小店產品鏈接掛在直播間即可帶貨,直播的收入由主播、村集體、榕易公司三者均分。

      “村寨代言只需做好直播和運營短視頻賬號,售前選品、打包發貨、客服售后由專業公司完成,省心又省力?!遍沤h新媒體專班主任申敏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介紹,榕江縣在全縣范圍內開展掃盲式直播培訓,培育了一大批正能量主播,而并非只局限于對個別全職主播的扶持。

      在提供培訓的同時,榕江縣還同步打造縣級新媒體助力鄉村振興產業園、鄉鎮(街道)新媒體服務中心、村(社區)新媒體服務站,形成了縣鄉村三級組織體系,進一步實現“手機成為新農具,數據成為新農資,直播成為新農活”。

      “村寨代言人也可直播介紹非遺文化,帶動鄉村旅游、宣揚家鄉文化,并不一定要帶貨?!鼻嗄昃W絡文明使者、家鄉來客負責人李哲亞從事助農產業已有8年,因看好榕江縣“新媒體+產業”發展,2021年帶著15人的團隊從北京入駐榕江。他認為,兼職主播的價值不僅在于帶動個人和村集體增收,更在于營造人人都能借助新媒體為家鄉代言的氛圍。

     

    責編:車婧
    亚洲一页无码在线看
  • <table id="oomq2"><noscript id="oomq2"></noscript></table>
  • <option id="oomq2"><noscript id="oomq2"></noscript></option>
  • <bdo id="oomq2"><center id="oomq2"></center></bdo>